立即注册 登录
萧愚家庭教育网校 返回首页

宇轩妈06的个人空间 http://a.xiaoyu123.com/?15117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19-8-13

已有 96 次阅读2019-8-24 14:55 |个人分类:综合语文课笔记

字体:
http://qqaaa.net/thread-31380-1-1.html 靖靖高中学习回顾。这个孩子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特别谦虚好学。是那种全然的w思维的状态。他在学校跟老师打成一片,朋友一样。在网校也是特别虚心,踏实的吸收。她开始想学考古。后来我讲,考古专业局限性太大。这个孩子也听取了建议,后来对中文发生了浓厚的兴趣。现在非常喜欢这个专业。欣欣然每天如饥似渴在读书。这种就是网校孩子特别典型的样子。刚考完大学,马上进入到如饥似渴的学习状态。这个孩子很合群,交往能力强,适合做老师,再加上对专业热爱,未来发展的路线比较清晰。下步就是进一步提升水平,做一个最棒的语文老师。

择业跟性格结合起来最舒服。写作能力强,喜欢新鲜事物的可以学新闻。研究能力强的学经济。合群安静的当老师。还有的孩子喜欢机器人,搞自动化也不错。从事教育这个专业,可以从师范这样直接切入,也可以从事其他工作后再切入。我是经历了很多之后切入的。如果没有10年的社会历练,刚毕业一个小年轻就搞家庭教育,给家长上课,说实话,有说服力吗?有些事情是没办法急的。刚毕业,可能也就讲一些技术性的课。但人生这门课,思维这门课没办法讲。你自己思维都没开窍讲什么?不能急。有的东西时机成熟了,水到渠成。张益唐干了七年快餐店、打零工的生活。我也有类似的经历。给人写稿子,拍电视片。赚点小钱养活自己。千方百计节省时间,好让自己有时间自学,提高自己。我现在已经搞不清楚,我的成就到底是因为天才还是因为时间堆积。如果说是天才吧。为什么要积累那么长时间才能有那么一些灵感。如果没天才吧。但有些灵感确实让我自己都拍案叫绝。我现在倾向于良好思维方式加上时间累积。天才这东西谈不上。包括张益唐,他未必就比其他人天才多少。但他思维方式靠谱,加上持之以恒专注。 都是人脑,人与人差异也没那么大。

卖油翁的故事我特别喜欢。一个卖油翁,一个庖丁解牛,是我最爱的故事。康肃问曰:“汝亦知射乎?吾射不亦精乎?”翁曰:“无他, 但手熟尔。”康肃忿然曰:“尔安敢轻吾射!”翁曰:“以我酌油知之。”乃取一葫芦置于地,以钱覆其口,徐以杓酌油沥之,自钱孔入,而钱不湿。因曰:“我亦无他,惟手熟尔。”总结底层代码,列三点,这些能力,其实也就是手熟罢了。

今臣之刀十九年矣,所解数千牛矣,而刀刃若新发于硎。彼节者有间,而刀刃者无厚;以无厚入有间,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,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。那个结构你都洞悉了。做起事情来也就游刃有余了。解释一下,考试跟天才与否关系较大。我讲过两个因素。一是开窍早晚。二是没法用电脑,没法查资料,所以此时工作记忆强的占便宜。但研究就不一定了。搞研究的,大家智力基本在一个起跑线上。此时主要比思维方式和专注持久了。

《随园诗话》:诗虽小技,然必童而习之。入手先从汉、魏、六朝,下至三唐、两宋,自然源流各得,脉络分明。今之士大夫,已竭精神于时文八股矣;宦成后,慕诗名而强为之,又慕大家之名而挟取之。于是所读者,在宋、非苏即黄,在唐、非韩则杜,此外付之不观。亦知此四家者,岂浅学之人所能袭取哉?于是专得皮毛,自夸高格,终身由之,而不知其道。《书》曰:“德无常师,主善为师。”子贡曰:“夫子焉不学?而亦何常师之有?”此作诗之要也。陶篁村曰:“先生之言固然,然亦视其人之天分耳。与诗近者,虽中年后,可以名家;与诗远者,虽童而习之,无益也。磨铁可以成针,磨砖不可以成针。”

大意:作诗需要童年开始。初学,入手先从汉、魏、六朝,下至三唐、两宋,自然能够理清起源流派,明白发展脉络。如今的读书人,已竭尽全力于科举考试的八股文;等当上官后,慕诗人之名而勉强学诗,又慕大家之名而直接模仿学习他们。于是所读诗文,在宋,不是苏轼就是黄庭坚,在唐,不是韩愈就是杜甫,其他人的诗则弃之不看。怎知这四位大家,岂是学问肤浅的人所能够袭取的? 于是只能学一些皮毛,然后自命不凡,觉得自己的诗格调高古,而一辈子任由自己这样,却没有真正掌握写作诗歌的要旨与精髓。《尚书》有言:“德行之事没有恒定的老师,善心为师。”子贡说过:“孔子怎么会不学? 他的学习怎么会有固定的老师?”这才是学习作诗的要紧之处啊。陶元藻说:“先生(指袁枚)的话固然正确,但学诗也要看各人的天分。与诗近的人,虽然在中年后开始学诗,也可能成为名家;与诗远的人,虽然从童年就开始学习,也没有用。磨铁可以成针,磨砖不可以成针。”

先讲第一个底层代码:走心vs走形式。走心的学习,就是学诗的本质和要紧处。源头流变,规律。然后选取跟自己性情、积累贴近的去模仿借鉴。从内心出发去写诗。网校学作文是这样的思路。我们从根本处出发。先分清楚各种文体,比如小孩是趣作文,大孩子是成长,再大是思辨。然后各种基本功如底层代码、表达结构、模式识别。然后在这个基础上,再谈应试之类的作文。这种走心的学习,没有“常师”。所谓常师,就是一个固定的模板和套路。乌鸦男孩模式表面是常师,但实际上不是。你看我们围绕乌鸦男孩有多少变形?乌鸦男孩只是我们讲课的一个范例而已,是帮助举一反三的示范。

我也同意陶元藻的观点。学诗也好,学写作也罢,关键是与诗的远近。这个远近是一种悟性和开窍程度。是不是走心。不过从儿童时期接受熏陶,更容易有这种悟性,成人的话,需要极大的机缘。磨铁可以成针,磨砖不可以成针。这句底层代码:偏执vs坚持。磨铁这个,是坚持。昨天讲的张益唐是也。磨砖是偏执。昨天讲的刘汉清是也。

大家注意,智力有二维性。这点是我反反复复强调的,希望你一定有所认识。智力的第一维,是我们熟悉的那个。比如记忆、理解、应用。智力的第二维,是一种跳出来看自己思维的能力。是自我监控,是预测判断,是眼界格局,诸如此类。张益唐的智力有完整的第一第二维,他的成功并非偶然,不是犟龟式的撞大运。刘汉清只有第一,没有第二。所以同样是进了名大学,但一直没有在第二维上开窍。因为应试有老师给你弄,不需要自己动用高级思维。所以第二维欠缺,不怎么影响高考。但是进了大学,谁管你?欠了账总是要还的。补充一点,类似刘汉清这种第一维智力较强的人。他高考靠蛮力+老师就可以了。但是第一维智力不占优的,高级思维的作用就明显了。我自己是第一维智力不占优,记忆力这东西一般。但是我第二维发达。一定程度弥补了记忆不足的问题。第二维是慧商,这东西我讲过是跟天赋有一定关系,但却是可以熏陶培养的。世界主流教育的着力点,主要就是这块,启迪思维,帮助开窍,高级思维诸如此类。

但一些骗子的着力点主要在第一维,今天弄出一个超级记忆,明天弄一个超速阅读。人脑是骗子所能改造的吗?只能骗一些庸众罢了。超级记忆的骗术套路:套路1:首先找一些天赋异禀的人,表演他们的超级记忆。然后做广告,说他们用了某种特殊方法。套路2:练一些记忆魔术来表演,让观众觉得神奇。然后说你用了这方法也能变得智力超群。学习的时候,要考虑 最好vs最适合 这个底层代码。还要结合  瞄准型目标vs实际目标。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的诗是最好的,但未必适合你去模仿。因为形式可以模仿,但背后的积累难以模仿。此时你得找适合自己的。不要跟天才学是类似道理。天才学英语,随便弄就可以。但你得一步一个脚印。李白,杜甫这些,我们要读,要能欣赏。可以作为一个瞄准型目标,向最好的靠近。但是,这不是实际目标,实际目标需要结合当下的实际需要来。俗话说远水解不了近渴。远水可以作为瞄准型目标。将来想办法弄来。但现在得找近水,解决口渴的实际需要。

还有个底层代码:假把式vs真本事。假把式是花架子,糊弄外行的。比如没能力,硬要模仿苏轼的诗。内行一看就没什么水平,但可以糊弄外行。中国武术就分为假把式和真本事。假把式实际上是一种体育表演运动,花里胡哨的动作,实际上没多大实战价值。

这段底层代码很丰富。走心vs走形式,最好vs最适合,瞄准型目标vs实际目标,假把式vs真本事,偏执vs坚持,第一维vs第二维。可以根据底层代码,大致复述这段内容。可以复述大意,觉得特别过瘾的部分,可以记原文。比如,亦知此四家者,岂浅学之人所能袭取哉?于是专得皮毛,自夸高格,终身由之,而不知其道。

《书》曰:“德无常师,主善为师。”这句底层代码,本立而道生。善是根本,有了这个,其实不必模仿什么。自性自足。比如我昨天讲同理心。一般人天生有这个,当同理心觉醒,就不容易欺负人。此时不需要教育,到处找老师。但如果同理心没觉醒,就需要加强教育。这个教育不仅仅是教一些行为规范,还要从根本入手,去唤醒同理心。如果是反社会人格,这方面极弱。甚至需要治疗。


留言:班长好~说到超级记忆法,我有个同事前段时间就花了几大万带娃参加了一个。根据他发回的前方报道,那位记忆大师先是给了学员一套表格,让把表格背下来,后面就可以此为利器战无不胜了。而所谓的利器,主要就是根据谐音,想象、脑补出一副画面,然后联立画面之间的联系,形成一个故事,最后就可以根据这个故事,还原出所要记忆的文本本身。花了好几万,一共三堂课,一堂上半天,可以带全家去听。一期不会,下期免费再学。我同事觉得很值。

这种方法,说实话不用花几万,地摊上五块钱买本书,有的是,我小学的时候就接触过。一种老的江湖骗术罢了。谐音联想法,这个是最简单的一个招式。随机应变。比如alcohol,谐音爱喝好(酒)。但只有记难词的时候需要这么记。平常的多读,多看。读准了,看熟了,自然也就拼出来了。这种方法没多神奇,就是一种辅助。

我记忆单词掌握的方法有好几个。根据情况灵活使用。最多的是自然记住,还有一些适合词根词缀。结合起来。
比如tricycle,tri--是前缀。表示三。这种就十分好用。
词根法。cycle跟circle是一个词根。跟圆相关的意思。cycle轮子是圆的,circle直接是圆圈。
circuit是电路。电路也是循环的那种状态。

这种记忆确实可以省力。但是几万学的那个超级记忆不是这个。他们不是随机应变的,而是弄个模板。让你套模板。这样反而舍本逐末。所以你花了钱,反而适得其反。被人收了智商税,反而可能培养错误的习惯。赔了夫人又折兵。多易必多难。我这套方法,好多种记忆方法组合,灵活运用。你可能觉得难。但这是最切合实际的。你自己弄个模板。你去套,反而难。所以真正高分考生,没听说有谁用过那套神奇记忆。

同学留言:关于记忆术我也曾经花1000块学过,后面才发现这些东西其实就和打网球、练钢琴一样,基本上只有表演的效用,不能迁移,而且还要花费大量时间练习。我曾经写过珠心算,一种表演性能力。关键也是没法迁移。而且养成不好习惯,还得去改。

这种花大钱最后适得其反的例子很多。邪门歪道跟经典的根本区别是什么?就是邪门歪道随着时间推移会被抛弃。而经典随着时间推移会越来越留下来。但为什么那么多人追求邪门歪道呢?因为他觉得自己很聪明,自己发现了别人没发现的捷径。别人都是傻子。

王小波讲过一段话:这辈子碰上了八个戏,其中有两个是芭蕾舞剧,居然个个是经典,这种运气好得让人起疑。根据我的人生经验,假如你遇到一种可疑的说法,这种说法对自己又过于有利,这种说法准不对,因为它是编出来自己骗自己的。套用这段话:如果你花了一点钱就可以获得某种超级记忆,从而学习毫不费力。而尤其奇怪的是,这种方法流行了几十年,却依然没有被别人发现,从而广泛流传起来。那么这种好运气是非常可疑的。很可能是你自己骗自己的。

有人问:为什么我很少讲小学的课文?我看有人用课文来教孩子作文。如果课文值得讲,我早讲了。大部分小学课文,实际上只有字词方面的价值。对思维没有帮助,个别还有反作用。至于作文,更是难以有帮助。文体都不同。作文是特定的文体,课文很多是阉割过的,改编的,故事性的,对于写作价值不大。跟凯迪克绘本对比,从思维上的差距就很大。凯迪克启发思维为主。课文灌输为主。
而语言的优美,课文也谈不上。语言需要一定篇幅来展开,课文大都很短很干巴。我几次想讲,结果想找好的太难。就当字词课本来用吧。

绘本+原版小故事+柳林风声这种美文,再加上任大霖等儿童文学作品。还有《让我想一想》《家乡的小河》《春天的色彩》等佳作。还有杂七杂八思想性强的。够用了。没必要勉强给课本强加功能了。就识字认词吧。我们只讲最经典的,最好的,即便是课本,不好的我们也不会浪费时间去讲。而且作文考试本身,也不是按课本水平来考。

再讲TT的一首诗 From March 1979

Weary of all who come with words, words but no language
I make my way to the snow-covered island.
The untamed has no words.
The unwritten pages spread out on every side!
I come upon the tracks of deer in the snow.
Language but no words.

自1979年3月

厌倦了所有带来词的人,词而不是语言
我走入白雪覆盖的岛屿。
荒芜之地没有词。
空白之页向四周展开!
我发现雪地里鹿的蹄迹。   
是语言而不是词。

想想这首诗的底层代码是什么?其实是道德经开篇讲的,道可道,非常道。妙不可言。语言,是实际的那个道。而词是具体我们讲出来的话。比如,我上次讲“实际需要vs心理需要”这个底层代码,我反复讲,心理需要这个词,千万不要望文生义。从词语角度去理解。这是一个符号,实际含义则很复杂。大致是讲干扰我们正确做事的那些心理因素。虚荣,面子,借口,坏瘾,逃避心理等等。

在审美上也是如此。郑板桥讲自己画画,“手中之竹,又不是胸中之竹也”,就是他具体画出来的那个东西,不是他实际看到的,感知到的那个东西。实际画出来的,就相当于我们日常讲的“词语”。所以你看画的时候,不要光看像不像。按苏轼讲的,这还是儿童的思维。你关键是领悟背后的那个“趣”和“味”。趣在法外者,化机也。独画云乎哉!

TT讲,雪地里鹿的蹄印,这是语言。是讲他感受到的那种味道,那种感触。就像郑板桥最初看到竹子,他感受到的是一种意味(类似于此处讲的语言),但是画出来,那个意味并不能直观看出来。需要你去体味了。读诗,不能光从字面去读。看画,不能光看像不像,关键是把背后的意味还原出。这是高层次审美的根本,你悟到这个,欣赏水平就初步入门了。

厌倦了所有带来词的人,词而不是语言。这个厌倦,是讲诗人希望回归纯粹。这个也是道家思想——复归于婴儿。底层代码:表面vs实质。
外行看热闹(表面),内行看门道(实质)。热闹vs门道。外行看像不像(表面),内行领悟、还原作者要传达的意味(实质)。
形似vs神似
浅阅读vs深阅读。。读经典时,浅阅读走马观花。深阅读细细品味。诗家清景在新春。讲诗人重视门道,意味。而大众追求热闹,好看。
定力vs裹挟,诗人回归心灵,安静独处。大众在热闹中被裹挟。

http://qqaaa.net/thread-31381-1-1.html 给大家讲讲冯友兰谈读书的这篇文章。冯友兰是大师中的大师,网校推荐过他的中国哲学简史。

我今年八十七岁了,从七岁上学起就读书,一直读了八十年,其间基本上没有间断,不能说对于读书没有一点经验。我所读的书,大概都是文、史、哲方面的,特别是哲。我的经验总结起来有四点:(1)精其选,(2)解其言,(3)知其意,(4)明其理。

一精其选,读经时间考验流传下来的“经典著作”
二解其言,攻破语言文字关。 
三知其意,得其“弦外音,味外味”,在文字外体会其精神实质。
四明其理,只有达到“六经注我”,才能真正地“我注六经”。



这基本上也是我读书,尤其是解读论语的体会。
第一步,精选。论语是毫无疑义的经典。
第二步,解其言。我通过一些书籍,还有网页版的论语解读资料,来疏通文字。现在有网络,疏通文字这块是比较方便的
但是光知道文字是远远不够的。我们前面反复讲,“意”这东西,虽然离不开语言文字,但有些是语言文字所不能完全表达出来的。如果仅只局限于语言文字,死抓住语言文字不放,那就成为死读书了。死读书的人就是书呆子。按TT所讲,那就是不能局限于“词”,要进入到“语言”层面,也就是这里讲的“意”。
你明白了作者的意,这还不够。还有一个层次,这个层次更难达到了。这个层次是理。这里要用到的思维是判断、评价。此人讲的有无道理呢?是否符合情理?如果符合,你会有一种拍案叫绝的冲动。2500年前的人能讲出这么有水平的话,真是令人赞叹。你会由衷的敬佩。这是我读论语时经常有的体验。这体验就是进入到理的层面了。

比如孔子讲的困而知之,君子先难而后获,本立而道生,我经常会引用。因为这跟我的一些观点是一致的。如果发生冲突呢?此时我会尽量替孔子把话说圆,而不是盲目批判。能说圆的就说圆,不能说圆的,指出问题所在。因为你脑子里,已经有了一套评判标准,也就是有了你自己的思想,此时读论语,是六经注我。就是用论语的观点,来丰富完善自己的认知体系。在这种意识下,你回头再去具体解读论语,此时是我注六经。此时你完成了一个读书循环。这个书属于你了。冯友兰:读书到这个程度就算是能活学活用,把书读活了。会读书的人能把死书读活;不会读书的人能把活书读死。把死书读活,就能把书为我所用,把活书读死,就是把我为书所用。能够用书而不为书所用,读书就算读到家了。所以论语的学习方法,我们没有死乞白赖把所有内容都讲。没必要。我们选择最精华的做成课件。给予一个初步的启蒙。随着底层代码学的越来越熟练,自己的思想水平越来越高,自己将来读论语,也可以找到那种六经注我的感觉。

就网校而言,我们还有第五个步骤。就是提炼出底层代码。这个步骤主要为了帮助我们把知识系统化。建立知识的联系。基本就是这五个步骤。我们把一本书就牢固把握住了。尤其是谈思想,谈哲学的书。还有诗词等等。能力细分的话。精其选,这需要一定的阅历。或者跟对老师,帮你做出选择。解其言,需要手头有好的参考资料。文字角度能看懂的。此时用到的能力是基本的理解力。知其意是更高层次的能力,需要较为深层的领悟力。去揣摩作者大致要表达的内容。这方面也可以借助参考资料。明其理需要一定的思想水平积淀。需要更高级思维,评判,评价。最后一步,析其码。。分析出底层代码。

小孩可以从绘本开始练习这读书的五步骤。尤其是凯迪克绘本,是特别有练习价值的。好好看看网校的课件和解读。过去上课记录讲的比较多,课件较少。记录可以按名字自己搜。除了绘本,还有什么书适合这五个步骤呢?比如我最近讲的《随园诗话》。但对小孩来说这个难了。大孩子愿意挑战可以试试。水平达不到,可以看我讲的。还有四书五经都可以这么读。将来我们一一来攻克吧。

菲茨杰拉德:“一个具有一流智力的人,往往能在头脑中同时存在两种相反的想法,同时还能正常行事。”菲茨杰拉德是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的作者。 网校的底层代码系统,就是练的这种一流智力。功利的应试,长线的积累,看似是矛盾的,无解的,但我们通过策略应试让两者共存。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萧愚家庭教育网校

GMT+8, 2019-9-18 07:1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站长论坛

返回顶部